logo
  • 加载中...
新闻频道
歼-20、运-20发展敏捷 中国造飞机“下饺子”靠的是它
时间:2018年03月29日信息来源:不详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原题目:中国造飞机“下饺子”,离不了这颗小铆钉

歼-20、运-20发展敏捷 中国造飞机“下饺子”靠的是它

  “中国造”航空铆钉

“中国先辈战机技术发展相称快,最新五代机歼-20已预备批量生产,运-20等其他国产机型正在同步发展中。”三月初,美国智库——美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现出他们对日益成熟的中国战机技术的惊讶。中国像“下饺子”一样造飞机的征象,近年来也引起了各国关注。

不论快速发展的先辈战机,照旧试飞成功的大飞机C919、ARJ21,都离不开一项核心技术——“中国造”航空铆钉。

对以铝合金为主体材料的当代航空器来说,传统焊接技术并不适用,兼顾轻量化和可靠性的铆钉被大量采用。“一样平常轻型飞机上,铆钉使用量多达10 万颗,而我国大飞机C919的使用量可达100多万颗。”作为C919唯一的铆钉供给商,位于济南的中航和辉标准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长水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每架飞机上,必要的铆钉种类繁多,形态各异,有大有小,有强有弱,有承受拉力的圆头铆钉,也有承受剪力的平头铆钉。”

小小铆钉,个头不大。在动辄数亿、数十亿价值的航空器零部件价值系统中,它的占比也不大,甚至只有“百万元”级别,但紧张性却不言而喻。徐长水用“小物大用,怎么强调都不过分”来形容其独特价值,“它就像穿衣线,连接起飞机几十万、上百万个大大小小的部件。”

推开徐长水办公室的后门,干净整齐的当代化厂房显现在参观者面前:各式各样的先辈设备与“国际先辈”保持着同步,它们与少而精的专家型工人搭配,是高精度设备和有经验技术工人的结合,确保着铆钉的产品稳固性和质量同等性。而这两点,恰恰是一颗铆钉的竞争力所在。

“制造一颗铆钉,生产工艺最关键。它们的外部尺寸不能有涓滴差池,内部质量更必要100%可靠。”在徐长水眼中,一架飞机有上百万个铆钉,我们生产的第一颗铆钉必须跟第一百万颗是一样的,这一点很难,但正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做好一颗航空铆钉,要经过几个关键环节:一个是冷、热镦,一个是清洗,热处理,外观处理。比如说,冷镦是行使金属的塑性,采用冷态力学进行施压或冷拔,达到金属固态变形的目的。就外观而言,冷镦产品看上去比热镦产品漂亮,光洁度好,在使用方面热镦螺母一样平常硬度要高于冷镦产品,强度要高点,对于要求高的用户,材料上有很大区别。但设备固然先辈,并不能确保每颗铆钉的同等性,这里面技术工人的经验也在发挥紧张作用。

徐长水举例说,材料在模具中必要进行肯定的变形,整个冷钝环节必要保证产品的尺寸和精度,“用什么样的尺寸要求,去设计什么样精度的模具,然后使用什么样的材料,这三者的互动关系,都要靠人去把握。”

同时,铆钉商与飞机制造商之间的配合也特别很是紧张。“你生产100万颗铆钉,这里面包含各式各样的型号,最后这些铆钉必须‘各得其所’,完全应用到飞机中,不能多一颗,不能少一颗。多了,说明一定有没上铆钉的地方;少了,说明有些部位铆钉用多了。这一定不行。”徐长水说。记者了解到,在一些国字号工程中,中航和辉会提前介入研发,根据不同飞机,按照不同标准,设计开发不同的铆钉。(记者 王延斌 通信员 李婷)

(作者:苏向东编辑:admin_s)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